2018年1月9日 星期二

脫與不脫陸小芬的抉擇〈1982年〉



















1982年12月26日出版
(TTV電視周刊1055期 P85~P103)
巨星專輯:
脫與不脫陸小芬的抉擇
●文/田古
 
曾經,陸小芬以無數張大膽暴露的照片震驚影藝圈。
曾經,她第一部處女戲「上海社會檔案」,以及一連串社會寫實片,締造了千萬票房,造成轟動。
陸小芬成名了,成為家喻戶曉的知名人物,然而隨著盛名而來的,卻也有許多無奈與苦衷,陸小芬現在活得不愉快極了。
「我已經改變形象了,卻仍阻止不了別人異樣的眼光,還有記者們,老要問我一些莫名其妙的問題,難道不脫不行嗎?我偏不信邪!」
 
願為藝術犧牲
 
為了澈底擺脫「脫星」帶來的困擾,陸小芬決心「從良」的意志十分堅定,這兩年來,她拒絕拍涼快養眼的照片,她也拒演床戲、脫戲,盡量保持著端莊的衣著,然而,相對付出的代價也不小。
如許多攝影師聯合拒拍陸小芬,他們不願拍「故作清高」狀的她。
繼社會寫實片後,她改變戲路,嘗試演清純文藝角色,但票房都不好,證實了觀眾喜歡看的是陸小芬豐滿、性感的胴體,而不是別的。
這兩點,雖不影響她「不脫」的大原則,但卻帶來幾許疑惑,而為自己的抉擇與前途惶然不安起來。
有人好心的勸她說:「該露的時候就該露,你別忘了你出來時的轟動,那才是觀眾接受你的第一形象,當然,演技的襯托也很重要,像你現在的矯枉過正,會害死你!」
雖然,陸小芬也沒一意不脫,她持的場面話是:「為藝術犧牲,只要劇情必須,我絕對願意,但如果是故意暴露,沒必要的加場戲,那我也不願別人輕視我。」
嘴上這麼說,卻言行不一,每逢導演因劇情要她露一點時,陸小芬都據理力爭,不肯露;甚至當她穿著領口低一些的戲服時,還會特意在敏感處別個別針,讓別人看不到。
幸好,「永昇」是真的有心栽培她,從社會寫實片到文藝愛情、喜劇、軍教片,第一女主角非陸小芬不用,因此,新戲連連不斷,絲毫不受票房影響。
每談及此點,陸小芬都心存感激,對江口昇的大力提拔,感激涕零,縱使她的知名度已不應只值簽約片酬,但她從不嫌少,也不抱怨。
「我是『永昇』造就出的演員,飲水思源,在三年合約未滿前,我絕不會做違反合約、違背良心的事,一切聽公司安排,他們怎麼說,我怎麼做,絕無二心。」
也因此,「永昇」對陸小芬禮遇異常,沒讓她歇過,在酬勞上,偶而也以外借片酬支付,讓她心理平衡點。
演了兩年戲,多多少少,陸小芬手邊存了些錢,孝順的她,立刻慫恿父母搬家,從南機場簡陋的老家遷至鄰近一幢比較高級的五樓公寓。
 
幼時
家境貧困
 
由二十多坪一下增到三十五坪,居住環境是寬敞多了,在家具擺設上,陸小芬也盡可能的添新去舊,如買了套新沙發、新餐桌椅、新電視,連熱帶魚,她也為牠們買了個漂亮的「新家」,而把破魚缸給扔了。
新家總值二百多萬,是親戚廉讓的,直到現在,她還欠款八十萬未償清,剩下的貸款,每月要付八千多元哪!
身上揹著這麼重的擔子,她卻不以為苦,畢竟,現在的寬裕比起從前的拮据是好太多了,從苦日子中過來的人,最知道滿足,並把握幸福的感覺。
很少人了解陸小芬的過去,她在人前也不大說,記得某報曾以「礦工的女兒」一詞來形容她,事實上,陸家過去是住在金瓜石,卻並非以採礦為生,陸小芬說:「從我有記憶以來,便沒有金子,大概在我還沒出生以前,那裏曾出產過砂金吧!」
陸爸爸最先在台礦做事,後來金礦挖光了,台礦隨之關門,前前後後,他換了不少工作,都以出賣勞力的居多。
九份國小四年級時,陸小芬清楚的記得,她被膺選為四月四日兒童節遊園會歌舞劇「王昭君」的女主角,那套古裝,要付出二百元訂做,否則便換角。
「我一學期的學費才九十五元,顯而易見,二百元簡直太昂貴了,不是我們這種窮人家所付得起的。」
然而,媽媽為了不使女兒失望,東湊西借的還是弄到了二百元,讓她如願以償的穿起亮麗的古裝、拿著羽扇,在一大群配角中,高興的跳著舞,扮著美麗的王昭君。
直到五年級,陸小芬還硬穿著那件裙子已嫌短、身上也嫌窄了的衣服,為當地的財主表演,並享受跳完舞後的酬謝──吃點心、喝汽水。
貧困的日子中,談不上快樂,也不大能領會大人們的心情,她只知道,自己是個傻大個兒,坐在最後一排,數學、英文很「」,常挨老師罵,國文卻不錯。
「我從來沒有補習過,因為我是女孩,讀書好壞比較沒關係,不像哥哥、弟弟,他們功課好,都是補出來的。」
錢,是個大問題,陸家父母節衣縮食之餘,還常為了不得不支出的額外費用頭疼、想辦法。
金瓜石,真是個謀生不易的地方,這一家人,在陸小芬小學畢業時,終於熬不住苦日子,舉家搬往台北。
陸小芬的姑姑,在圓環開了家小舶來品店,需要人手打雜,陸爸爸便以此為業,戰戰兢兢的在台北住下來。
「我姑姑人很好,把她在南機場不住的日式房子免費讓我們住,否則,我們怎麼活得下去?」
 
做零工助家計
 
讀「華江」時的寒暑假,陸小芬每以做外銷塑膠花為業,以論件計酬方式來賺取學費、零用金。
一大房間的塑膠花、葉、莖,全部做完,也才不過十塊錢,埋頭苦幹下來,兩個月也有三百元的收入,不愁學費了。
「我的手巧,做得很快,但仍免不了酸痛,手指上的繭,硬得嚇人!」
她忙塑膠花加工,媽媽則忙縫西裝襯裏的手工,一件五元,有時貨趕不完,陸小芬也會幫著的,母女齊心、挑燈夜戰。
童年時最大的願望,不是看電影,也不是上台北的兒童樂園、動物園玩,她最盼望的是過年時有一雙好皮鞋。
我的鞋,一雙穿三年,第一年,太大;第二年,剛好;第三年,擠得腳拇指都腫了,而且,塑膠鞋,底磨得很快,天氣好時,破鞋穿穿沒關係,下雨天時可慘了,唏哩唏哩,一腳爛泥,踩得我都沒有自尊了。」
衣服也一樣,由大穿到小,總要泛黃、打過補釘,到不能穿時才剪來當抹布,另作用途。
那個女孩子不愛漂亮啊?
這樣的鞋,這樣的衣服,還為了省錢,每次都留剪到耳朵上的西瓜皮頭,走出去難為情死了!所以,在初中畢業升高中的暑假空檔,大丫頭把存了好久的撲滿打破了,一個個銅板湊齊了六十元,去美容院燙了個最便宜的頭髮,並得意了兩個月。
「其實,我也沒燙什麼,只不過把髮稍捲了起來,和清湯掛麵很不相同,漂亮多了!」
 
入歌壇被冰凍
 
平平靜靜的過日子,在歲月的流逝間,她由灰姑娘漸而化為美姑娘,麗質天生難自棄,在許多鼓勵、讚賞的眼光下,陸小芬開始有了少女的綺夢。
那是在念七堵工商時,她經常往來於台北、七堵間通車,擁擠的火車裏,每天總有許多令她怦然心動的眼神,挑逗似的注視她,看得她心頭小鹿兒亂撞。
有的男孩,甚至明顯的以語言來邀約她,想和她做朋友。
陸小芬的自信與驕傲,慢慢的建立了,她知道,她是美麗的,是與眾不同的。
七堵工商畢業後,求職無著,坐在家裏,她突然看到報上登著華視海山唱片合辦的歌壇新秀歌唱比賽。
心想,試試無妨,於是,瞞著父母,她去報名了。
沒想到,初試啼聲的結果,使她一鳴驚人,在過五關斬六將後,拿到第一屆歌壇新秀選拔的第一名。
原以為自此一步登天,就可以平步青雲的作起大歌星,過錦衣玉食的生活。
誰知,新人出頭,還得有背景、人情,不然就得犧牲若干,去討好製作人、導播們,得以換取機會。
陸小芬不屑於作賤自己,又不知如何才能露臉,在華視冰了一年後,她輾轉考進了台視
台視是綜藝王國,群星雲集,像她這種小角色太多了,一不擅言詞、交際,二又不懂化妝、打扮,就算姿色出家,也沒人來發掘。
整整一年多,她等於坐在冰箱最高的冷凍庫裏,結得像冰球,沒人睬她、理她,她也苦無機會表現。
 
利用「本錢」走紅
 
後來,認識了製作人黃宗弘,還是他慧眼識英雌,懂得看人,在他的調教下,陸小芬才逐漸有了轉機。
他教她的辦法很簡單,既然老天賜予你一付好身材,為什麼不利用一下呢?
陸小芬最先還羞赧的不肯,後來,在「藝術是唯美、崇高」的口號下屈服了。
一張張佳作,一張張新潮大膽的照片,成為各雜誌封面的熱門女郎,隨之,話題也多了,「陸小芬」三個字開始響亮了。
導演王菊金即看到街頭的雜誌封面,才啟用她為「上海社會檔案」的女主角。
然而,這條「捷徑」引來了機會,卻也帶來了父親及親友不諒解的眼光,曾在陸小芬剛踏入歌壇時,以「星爸」姿態到處陪著她的陸爸爸不齒女兒的作風,甚至曾揚言要和她脫離父女關係,不要她了。
慈愛的媽媽,為了軟化他們之間的僵化,不知曾流過多少眼淚,在先生面前說項,在女兒面前勸導,她多不願意辛苦創建出的小康局面被打散。
女兒這麼做,有她的理由,正因為她孝順,想改善家境,讓大家走出貧窮,難道,這也不能原諒嗎?
陸爸爸終於諒解了,只是,他不再多和女兒說話,他也不願別人在他面前談論他女兒。
陸小芬又錯了嗎?
在台視,無論她再努力,也混不出一點名堂,事實明擺著,摘星不易,想當人人艷羨的大明星,日進萬元,談何容易呀?!
那麼,她露一點驕人的「本錢」,以最具吸引力的身材為「」,「」出知名度,又有什麼不可以?
在慢工出細活,拍了整整一年的「上海社會檔案」中,她不惜裸胸,以配合劇情需要。
 
脫,才有人看
 
雖只是短短的半秒鐘,觀眾眼一眨就沒了的鏡頭,卻引得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買票去看,為陸小芬宣傳。
同樣是社會寫實片,後來的「假如我是真的」、「皇天后土」和「苦戀」,卻不賣錢,可見,陸小芬的確以「一脫定江山」,捧出了自己,也使王菊金在隔年的「金鐘獎」中大獲全勝,拿到最佳導演獎。
自此而後,「瘋狂女殺手」、「痴情奇女子」、「艷賊」,同類型的女性復仇寫實片,為「永昇」賺進不少錢,陸小芬以一貫形象,展示著她的性感與美麗。
直到「冷眼殺機」、「糊塗女司機」、「失節」、「哇塞」等片陸續開拍上演,她才猛然轉醒,不願再以性感形象出現。
理由是:「脫星的演藝生命短,像慧星一樣,亮一下就消失了,要走紅、屹立不搖,最大關鍵還在於精湛的演技和多角度戲路的配合,有實力才能立於不敗之境。」
如果問十個觀眾:「你認識陸小芬嗎?」「你為什麼喜歡看她?」
答覆幾乎可說是相同的,「我知道她啊!她很有名。」「我喜歡看她性感的身材,不是蓋的,她的胸部真驚人!」
食色性也」,既然孔夫子也這麼說,正常心理的觀眾這麼評斷陸小芬,亦不無道理。
相信她不肯再脫,必然讓許多觀眾失望,連帶不願再看她的作品。
脫與不脫之間,「學問」還真大呢!
姑不論未來到底會如何,陸小芬這會兒心如止水,她學開車、經常看電影,觀摩別人的演技,拍戲之瑕,隨時手捧一卷,有道是「讀書在於變化氣質」,君不見現在的陸小芬已口齒伶俐多了,且舉手投足之間,也自有嫻靜端莊的氣質。
她是衝破了那一層心理障礙,也掃除了心底的壓力。
但,面對著未來,仍不免有所恐慌──
 
不再脫的困惑
 
「我怕觀眾一直接受不了我的轉變,其實,看過我的新造型和演技,你們應該不再堅持『陸小芬只適合脫』的錯誤觀念,我現在正以實力取勝,爭取真正的票房呢!」
比起尚在寫實片中打滾的一些女星,陸小芬自認幸運多了。然而,和楊惠姍收放自如的形象相較,她又自歎弗如,而願朝楊惠姍的戲路、形象塑造自己。
除了工作還是工作,陸小芬沒有時間交男朋友,也無心談戀愛,按照她的理想,先穩住了事業,再談婚姻也不遲。
而且,也曾有算命先生說她在三十歲到三十三歲之間結婚最好,估量一下,還有六、七年的光景呢!
「這是我們金瓜石最有名的算命先生,他還是個瞎子哦!他說我去年得名,今年有利,明年會更好,對照一下,蠻靈驗的。」
她從不愁自己沒有男朋友,只是偶爾愛和熟朋友大訴寂寞之苦。
不過,她最關心的還是害羞保守的大哥,他長她三歲,是個會計,「我大哥人老實、心又好,就是不會說話,我為他的終身大事操心極了!」
你瞧瞧!皇帝不急,卻急死了太監,這個陸小芬,除了成熟的外表,她天真的一面,不也挺可愛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