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近藤真彥的昨日與今日〈1987年〉







1987年3月01日出版
(TTV電視周刊1273期 P138~P144)
東瀛快訊:
近藤真彥的昨日與今日
●文/雲美

今年是近藤真彥踏入演藝界的第七年。七年前近藤真彥只有十五歲,當時的近藤真彥只是一部名叫「三年B班金八老師」的電視連續劇中一位演技青澀的新進演員。七年後的今天,近藤真彥已經儼然是獨霸一方的超級巨星了。
由於外型俊美,近藤真彥在電視螢光幕上踏出成功的第一步之後,事業一直十分順利。七年來近藤真彥幾乎是無往不利的馳騁在電視、唱片、舞台、戲劇等不同的表演 媒體之間。也許是得來的越容易,就越無法珍惜吧,近藤真彥順遂的起步,很快的就造成近藤在私生活上的鬆散無度。

年輕難免氣盛
時常酗酒飈車

最早幾年,近藤真彥喜歡在公餘時間,找個深夜和朋友到高速公路上比賽飈車。幾次飈車之後,年輕氣盛的近藤真彥簡直是深深愛上了飈車時那種風馳電擎的快感,高速公路上一面躲警察一面開快車的非法賽車,很快的就無法滿足近藤真彥的要求,等到領了駕駛執照之後,近藤真彥幾乎是迫不及待的一面拜師學習一面登記加入了正式的賽車選手的行列。
滿二十歲,成人之後,近藤真彥也到了可以合法在公開場合中喝酒的年齡。酒禁一開,近藤真彥公餘的夜晚又都在酒吧間與朋友一起渡過了。問題是,近藤真彥的酒量不但不大,酒品也頗有問題,二年下來,近藤真彥的酒後不知鬧了多少笑話。在這些「事蹟」中最為大家所樂道的是:有一次近藤真彥在醉燻燻之餘竟然跑到餐廳的廚房找來一桶沙拉醬,整桶的倒在朋友的頭上。
這種夜夜飲酒的日子過多了,對近藤真彥而言,除了一時的慾望滿足之外,什麼好處也沒有。最明顯的就是近藤真彥的身體越來越福泰了,而這時,近藤真彥才剛二十出頭而已,但是他的身材卻不堪在舞台上一站。
所幸,近藤真彥所屬的經紀公司很快就警覺到這種危機,為了維持近藤真彥在觀眾心中的形象,經紀公司強烈的要求近藤真彥一面戒酒一面健身。接到這種「命令」,近藤真彥當然不敢不從。於是在去年夏天,近藤真彥在眾多的演藝新聞記者前面,立下誓言。要求自己每天清晨到健身房練身體,同時開始戒酒半年。
也許是近藤真彥以前的日子過得太荒唐吧?當時在場的記者們在聽到近藤真彥的誓言之後,竟然一致的認為近藤真彥不可能實現他的諾言,而只把那次的誓言當做一個近藤真彥開的玩笑而已。
但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是,近藤真彥竟然真的說幹就幹,而且徹徹底底的持續不斷的幹了下去。

痛定思痛之後
決意去除惡習

於是近藤真彥就如大家在去年下半年所見的,身材越來越結實強壯,臉型輪廓也越來越清秀而不「油膩」。上了舞台之後,身手也更加矯健了。
也許是受了這些改變的正面影響吧!去年後半,近藤真彥的演藝事業可以說是頻頻告捷,先是八月間在明治店劇場,由近藤真彥主演的古裝劇「森之石松」場場爆滿而且是欲罷不能的連演了四十五場,緊接著近藤真彥又在東京郊外的筑波賽車場贏得了全日本賽車大賽的第五名。在唱片方面,近藤真彥在去年秋天推出的兩首新曲「青春」和「BabyRose」都有十分驚人的銷路。
就在近藤真彥順風滿帆的向前衝刺的途中,去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竟然傳來近藤真彥的母親近藤美惠子的死訊。這對近藤真彥當然是極其重大的打擊。尤其近藤真彥身為長子,不論就那一方面來看都應該在此時回家處理喪事。
但是,十一月底,正是日本的新年前夕,也是日本的各個電視台為新年特別節目忙得人仰馬翻的時候,再加上唱片界業也在每年的這個時候為歌唱人員算總帳,看誰是去年一年裡的最佳歌手。
可憐的近藤真彥,因此不得不在母喪的第三天就除去孝服趕到電視台參加日本唱片大獎的入選賽。在比賽的過程中,近藤真彥一面想著母親生前的種種,一面唱出去年最暢銷的「BabyRose」。結果近藤真彥就以這曲「BabyRose」奪得最佳歌手的金牌獎。
緊接著,因為NHK宣佈的「紅白歌合戰」及TBS電視台宣佈的「唱片大獎」的名單中都有近藤真彥的「大名」,近藤真彥又得一再的參加這兩個除夕節目的排演和彩排,因此可以說近藤真彥在自己最親愛的母親去逝之時,幾乎只有兩天不到的時間可以守在母親身邊,近藤真彥的心中即使有再深的悲慟,也只能藏在舞台上的笑臉後面了。

慈母多方照拂
憶及難免神傷

近藤真彥是母親近藤美惠子在二十歲的時候出生的。近藤出生的時候體重只有二千五百五十公克;是個標準的早產兒。小時候近藤真彥十分調皮,經常放學之後,在路上玩得忘了回家這回事。為此,近藤媽媽特地買了一支手錶讓近藤提醒自己什麼時候孩回家了,沒想到這個辦法仍然行不通。最後近藤媽媽還是採用了體罰,打屁股的手段才逐漸的糾正了近藤真彥的問題。
五年前,近藤真彥在大阪的演唱會中,不小心把手骨摔斷了。當時近藤媽媽接受記者的訪問時曾經說過這些話:「我〈指近藤母親〉告訴他,只要是在自己的舞台上,摔傷手、腳並算不了什麼。除非發生了生死攸關的大事,否則,就要對觀眾的愛護及支持負完全責任。我認為,既然身為演藝人員就要有為了表演可能無法為雙親『送終』的覺悟。」
但是沒想到五年以後,近藤真彥竟然就親身經歷了幾乎相同的情況。
二年前的母親節,近藤真彥在左思右想,想不出該送什麼禮物給母親之餘,最後決定自己用黏土做一個玩偶給母親,這個玩偶就是用近藤的母親為模特兒捏製而成。



近藤媽媽收到這份禮物,當然感動萬分,不但把它擺在客廳最明顯的地方,而且逢人便要詳加解釋一番。近藤母親去世之後,近藤真彥特別把這個小泥人和自己的最新專輯唱片一起擺進母親的棺木中火化。但是火化之後,棺木中所有的東西都燒剩一堆灰燼,唯獨這個泥人還是完好如初。近藤真彥的解釋是:「母親要藉這個泥人永遠和我維持聯繫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