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0日 星期日

「香江影視」1308〈1987年〉









1987年11月01日出版
(TTV電視周刊1308期 P140~P147)
「香江影視」
●文/鳳尾

甄妮要女兒不要事業

甄妮現在是有女萬事足,在家只要抱著寶貝女兒,就不想出門,連要出去工作或赴約會都捨不得,經常做「遲到大班」。
轉眼間,甄妮的小女兒已經三個月大了,體重已有十五磅。她得意地說,前不久還有一本雜誌,為她小女兒拍了一輯光屁股的照片,看起來好可愛好可愛,已經變成全香港拍「寫真集」的最小明星啦!
甄妮表示,她現在才知道做母親多累,每天半夜她都親自餵牛奶、換尿布,一夜要起來好幾次,可是這也是做女人和做母親的一大樂趣。
她甚至坦言,現在只要對著小女兒,其他的事都似乎不大重要了,甚至對一向熱愛的事業,都沒有過去那麼緊張和執著。
有人問她明年是否還要在香港開演唱會,或拍片什麼的,她都心不在焉地說,暫時還不知道。
一些影視圈的朋友都關心地說,一個完整的家是不能缺少男主人的,她卻笑稱:「你怎麼知道我家沒有男主人?」
甄妮又表示,她絕不希望讓人家學她做「未婚媽媽」,祇是她總覺得自己不是那種能長期和一個男人朝夕相對的女人。
據說,甄妮最近的心情非常好,因為前陣子那個指她奪其丈夫的女士,已經好久沒有騷擾她了。

森森不願再吃「回頭草」

森森從無線跳槽到亞視之後,已被公認為亞視演技派女星的代表人物,演員陣容強盛的新片「八星報喜」,也邀請她參加演出。
早在少女時期,森森就參加無線電視長壽綜藝節目「歡樂今宵」的演出,所以很多人都說,香港的電視觀眾裡,少說也有上百萬人是和森森一起長大的。
最近消息傳來,說是和森森離異多時的李振輝,正千方百計地想與她復合,並展開了一連串的猛烈追求攻勢。已引起香港觀眾們的關注。
不過每當人問起時,森森總是淡然答稱,李振輝可能有這個企圖,他雖然常回美國僑居地,但長期來對她和兒子李嘉豪都非常關心。
據森森透露,李振輝經常會打長途電話問候他們母子,也從來不會忘記兒子的教育等費用,每逢年節或是家人的生日,他也少不了的會寄上一張賀卡或者禮物……,祇是在她的心底,對以往總是存有芥蒂,所以想破鏡重圓,談何容易?
問及森森將來是否有意再婚,她則笑道:「至少目前還沒有找到合適的對象!」
森森坦然表示,自離婚後,「單身貴族」的獨立生活方式,已經慢慢習慣了。目前追求她的人雖然大有人在,但就是沒有一個是可以託付終身的人。
如此說來,那個苦追森森多時的老同事──前任無線編導楊以和,還得繼續多多努力。

梅艷芳歡度快樂生日會

本月十七、十八兩天,梅艷芳過了兩個非常熱鬧的慶生會。她坦然表示,她的生日願望有二,第一是希望可以奪得金馬影后的榮銜,第二則是希望覓得如意郎君,早日作新嫁娘。
梅艷芳的生日原是雙十節那天,但由於當天她帶著草蜢仔等廿五人剛從美國登台歸來,一時籌備不及,所以唱片公司和影視圈眾家友好,定十七日為她擴大舉辦慶生派對,而她的國際歌影迷會,則於十八日為她補開慶生晚會。
梅姑一本正經地說,其實今年能有機會獲得金馬獎角逐最佳女主角的提名,已經夠開心的了。當她在美國從長途電話裡獲知這個消息時,就已興奮得整晚不能成眠。
她說,倘若今年真能奪得金馬獎,那當然是她拍戲以來最光榮,以及最無憾的好事,老來也有資格在子孫面前好好地自我吹噓和回味一番。
假如萬一落選呢?梅艷芳說她決不會氣餒,反而會刺激她,今後在電影方面更加努力,嘗試著去扮演更多不同的角色。
至於早日作新嫁娘的願望,梅艷芳還特別聲明,她決不會在影視歌唱圈裡找對象,因為那些老友們,差不多都是「名花有主」囉!
十七日的慶生會,圈中的好友如曾志偉、譚詠麟、樓南光、杜德偉、吳君如、張曼玉、張學友等齊集一堂,熱鬧非凡,當然梅艷芳也收到大批生日禮物,其中最特別的是一個頗為古色古香的中式夜壺。
那是吳君如送給梅姑的特別禮物,她當眾宣佈說:「那玩意兒,梅姑如果用不上的話,拿來權充花瓶也不錯呀!」
當晚還出現了一個成龍發明的擲大蛋糕高潮,只見張學友和張曼玉二人有備而來,突然穿上了自備的雨衣,捧起個大蛋糕就向壽星擲去,搞得梅艷芳滿頭滿臉都是奶油,眾人隨即展開了一場蛋糕大戰,場面混亂之至。

馮寶寶心情愉快急盼第二春

馮寶寶從寶島返回香港,一口氣接下了兩部新片,除了剛開鏡的「八星報喜」外,另一部「大都會女郎」仍在拍攝之中。
在「八星報喜」裡,馮寶寶飾演戲班裡的花旦。她表示,她九歲左右就在香港拜著名的刀馬旦粉菊花為師,算起來還是楊盼盼、惠英紅她們的師姐,後來又先後隨沈芝華、麥少華、黃少玲等師傅學藝,所以自信在「八」片裡的演出,一定可以勝任愉快,有所發揮。
馮寶寶四歲開始演戲,演過各種不同類型的角色,但隨著年紀的增長,經驗的累積,對角色的理解和感受,當然也與以往不同,所以表演的方式也會有所差別。她說,這也就是做演員最過癮和最吸引人的地方。
最近,馮寶寶難得的暢遊了一趟歐洲,返港之後還刻意地抽出了半個月的時間,整天陪著兩個兒子。她說,這是她一生所得最多和最快樂的兩個星期。
心情一好,馮寶寶就顯得特別漂亮,許多影視圈的朋友們,都以為她又重獲「第二春」了。
馮寶寶急忙否認,不過她也坦然承認希望能有第二個春天,祇要遇見合適的男士,她還是會考慮再作新娘。
「這種事要靠緣份。」她笑著說:「男女情緣是可遇而不可強求的呢!」

余安安月底再披嫁紗

余安安己選定十月廿八日再作新嫁娘,正式出任她夫婿李萬祺的家具公司的老闆娘。
大概是刻意地不讓周潤發的婚禮專美於前,余安安的婚禮,也相當的熱鬧別緻。
當天上午十一時,這一對新人先在香港九龍城的浸信會教堂舉行宗教式的婚禮,禮成後隨即在香港著名的麗晶酒店舉行新婚酒會,余安安將在會中切結婚蛋糕、拋花球,並接受親友們的祝賀;晚間他們在原地歡宴至親好友,預定筵開三十桌。
由於是西式的晚宴,所以沒有香港人習慣的「婚禮麻將」節目,整個宴會將由七時開始的雞尾酒會展開序幕,八時正式入席。
在豪華的麗晶酒店通往宴會廳之間著名的白色雲石樓梯通道上,當天會全部裝飾上美麗的鮮花。
余安安說,她從小就喜歡白色,所以她要求花店在整個樓梯和通道以及雲石柱上,都裝飾上白色的鮮花。但花店的人都建議說,由於中國人比較傳統,最好還是在白花叢裡,加添一些粉紅色的鮮花作為點綴。
余安安表示,婚後他們暫時不會外出度蜜月,因為她那個開家具公司的新郎,還是一個小型賽車好手,香港十一月裡,他將參加三個比賽。
目前,余安安還有不少片約在身,不過看她的口氣,今後將以家庭為重,拍戲已成了副業。

金大班靜極思動復出拍戲

「金大班」姚煒靜極思動,最近以長途電話告訴香港影視圈裡的好友們,她家的男主人已同意她複出拍戲了。
姚煒表示,在美國的生活單調無聊,連想打一場麻將都不太容易,如今兒子已經大一點了,是跟老公商量,想找機會返回香港或是台北拍戲。
想不到她老公一口答應了她,唯一的條件是,不許她冷落了剛生不久的小兒子,尤其不准她把小兒子留在美國,沒有人照料。
姚煒笑著說,老公開的條件是多餘的,就是要她跟小兒子分開幾個月,她也放心不下。
她的小兒子已有三個月大,體重十七磅,胖嘟嘟地好好玩,同時因為原先的傭人早已辭職,她變成了專職的母親,雖說是辛苦一點,但每天對著胖小子,倒也相當的開心。
有了這個小兒子,姚煒的夫婿余祝強最得意,因為老小兩個長得一模一樣。此外,姚煒說她老公一腦門子的「傳宗接代」,如今總算如願以償,一付有子萬事足的樣子,所以復出演戲的事是一拍即合,看來以後她每年都可以抽空東來,過足戲癮了。
月前成龍去美國參加紐約電影節時,曾與姚煒、余祝強見面,成龍發現姚煒的體型也胖了一點,但這位金大班卻說,如果成老大要找她拍片的話,她隨時都可以加速減肥,保證一個月內回復金大班時期的標準身材。

鄭裕玲、甘國亮喜歡白色耶誕

鄭裕玲十四日晚上遠征澳洲登台,十天之後才返港,但她的另一部新片「八星報喜」,卻也在十四日上午正式拜神開鏡。
鄭裕玲離港前表示,在「八星報喜」裡,她與鍾楚紅、馮寶寶、森森等人合作,個個都是演技派的好演員,將來一定熱鬧非凡。
「她們幾位都是好戲之人,跟她們一起演戲,勢必過癮。」鄭裕玲笑稱:「看起來我得打起精神,來應付這一場十分過癮的演技比賽!」
鄭裕玲與親密男友合作的新片「神奇兩女俠」,最近在港推出時甚獲好評,但票房卻是差強人意。
不過,事後許多人都說她在「神」片裡初演十三點角色,很有一點好萊塢「傻大姐」莎莉麥克琳和歌蒂韓的味道,她聽來當然十分受用。
鄭裕玲說,片中十三點的漫畫型人物,是她和甘國亮兩人精心設計出來的,她自己也很喜歡,對她來說也是一次大膽的新嘗試。
有人問她此行去澳洲,是否會為將來移民探路?嘟嘟則說,香港雖非久留之地,但因澳洲位在南半球,過的是滿頭大汗的夏季耶誕節,而她和甘仔兩人都愛上了白色耶誕,故此將來如要移民,他們大概會選擇北半球的加拿大。

上山安娜來台為莫少聰打氣

十月十四日,港星鄭裕玲、上山安娜、湯鎮業、雷安娜、盧大偉等人,結伴飛赴澳洲登台做秀。鄭裕玲的男友甘國亮和上山安娜的男友莫少聰,都前往啟德機場送行。
這四個有情人,在機場那種如膠似漆、依依難捨的表現,看在湯鎮業和雷安娜等人的眼裡,的確是令人羨煞。
上山安娜是一位有日本血統的香港健美女星,她表示最遲要在本月廿三日之前飛回香港,因嘉禾參加金馬獎的代表團當天啟程,她也要隨團飛往台北,專程為獲得提名的男友莫少聰打氣,希望他能奪得「金馬影帝」的榮譽。
在登台做秀方面,上山安娜也很有一套,經常出國演唱,她說馬不停蹄到處跑碼頭,使得今年的新片無法多接,連出唱片的事都延後到明年一月了。
不過,上山安娜對這種情況倒是相當「自得其樂」。她表示,登台的酬勞滾滾不斷而來,算起來絕對不比拍片差,而且做秀不但輕鬆,還可以免費出國觀光遊玩。
今年耶誕節,上山安娜又將前往美國大西洋城登台,接著一月份又得趕著出新唱片,所以拍片的事,最快也要等過完中國年再說了。

李菁豪賭輸掉巨宅

息影多年的邵氏過氣影后李菁,最近又成為香港的新聞人物,說她前不久在澳門賭場豪賭敗北,已面臨破產的邊緣。
李菁昔日為邵氏力捧的女星,曾以一部與凌波合演的「魚美人」,獲得亞洲影后頭銜,同時也是電影圈裡著名的富婆。因此,假如她真的因豪賭敗北而面臨破產的話,那她輸掉的,必然是一個駭人聽聞的天文數字。
李菁破產的消息,看來並不完全是空穴來風,她最近已從那座全港最豪華的港島山頂巨宅,悄悄地搬到半山區的一個小洋房去了。
據悉,李菁原有座落在山頂白嘉道的高級歐陸式華宅,是一九七五年以鉅資買入的,面積有四千呎,即一百一十多坪,當時光是裝修費,就至少花了台幣一千萬元。
李菁現在的新居,是一座兩層樓的小洋房,而且還是以每月二萬港幣租下來的,如與她當年高價購入的華廈相較,當然是不可同日而語。
香港人嗜賭成性,報章上經常看到港人在澳門賭場輸光而跳樓喪命的新聞,像李菁這種輸掉豪華大宅而租小房子棲身的故事,亦不值得什麼大驚小怪。



因此,許多香港影視界人士,每天下午看台灣的報紙時,經常看到警察抓「大家樂」的消息,都覺得好笑。他們都奇怪台灣為什麼不跟香港一樣,也舉辦歐美盛行多年的「六合彩」,輕易而有效地把「大家樂」合法化,同時又可增加稅收以移作慈善和社會福利之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