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香江影視」1105〈1983年〉





1983年12月11日出版
(TTV電視周刊1105期 P83~P87)
「香江影視」
●文/鳳尾

成龍錄製小唱片
在港發行粵語版

香港打仔明星成龍,為日本華納唱片錄製的四十五轉小唱片,已於十一月三十日在日本推出發行,香港的華納唱片也不甘寂寞,竟也說服了成龍,決定在港把他這張日文「處女」之作,翻成粵語和國語版,並準備在耶誕節前後,先行在港推出粵語版。此亦為香港華納以至香港整個唱片界,近年來少見的新嘗試。
據香港唱片業人士稱,年來港九三十三轉的大唱片市場不景氣,成名的大牌歌星都不敢輕易推出新作,新進的歌星更是不易為,起碼得集十多首較有水準的新歌才能出版,再加上製作成本與宣傳費用,談何容易。
至於四十五轉的小唱片,既可減輕業者投資成本,倘若血本無歸,損失也較少。對新人說來,四、五張小唱片才等於一張大唱片,即使失敗也容易從頭再來。
香港華納表示,他們早已把成龍新唱片裏的「瑪麗安」與「哈囉歡樂歌」,從日文翻成粵語及國語,但原曲則原封不動,盡量保持作者五輪真弓的風格。當然,成龍是香港電影界的大忙人,迄至十二月初為止,一時還沒有辦法把他拉進錄音室。

香港舉辦音樂會
收入捐作獎學金

香港電台主辦的「世界通訊年音樂會」,十一月二十八日晚間在香港紅磡體育館隆重舉行,來自台灣的劉文正和黃鶯鶯,也和那日本的喜多郎,以及香港的鍾鎮濤、關正傑、雷安娜,都獲得全場七千餘觀眾的喝采與掌聲。
這個成功的音樂會,是香港政府電台為配合聯合國今年通訊年活動而舉辦的,收入將捐贈香港中文大學及浸會書院作為新聞獎學金。該台當晚由所屬的第一及第二台作現場播出,將整個演唱會的盛況,透過電波傳入了鄰近香港的大陸地區。
包括台灣在內的東南亞各地區,不久也將以節目交換的方式,免費獲得這個音樂會的錄音帶,香港電台提出唯一的條件是,各地的電台,必須播出一個介紹香港風光及近貌的節目作為交換條件。
長髮披肩滿嘴鬍子的喜多郎,以及劉文正、黃鶯鶯,這次都在香港大出鋒頭,都是當地的記者和歌迷們追逐與包圍的對象。不過那個剛和東京暴力集團首腦的千金訂婚的喜多郎,卻整天躲躲藏藏,為的是忙著替他的未婚妻子大量採購禮物。
拍過三十部電影的劉文正在港表示,他已有兩年沒有當明星了,他目前正忙著在美國洛杉磯及紐約投資房地產生意,登台與灌唱片,只是滿足他的愛好而已。
來香港之前,劉文正曾應新加坡廣播局之邀,擔任該局主辦的一項「維妙維肖模仿劉文正唱演比賽」的評判嘉賓,全部與賽者都演唱他的成名歌曲,他當然更是這場賽事裏,唯一最夠資格的權威評判了。
劉文正在港宣稱,他今年二十八,生活過得自由自在,除非是想孩子想瘋了,否則暫時還是不想討老婆。

陳觀泰星馬登台
方怡珍隨侍在側

香港影視圈近來盛傳方怡珍和打仔陳觀泰將組「夫妻檔」,前往東南亞各地淘金之說,卻被那方怡珍否認。「你們別信阿泰的死噱頭!」方怡珍笑著說:「這些都是阿泰自我宣傳的老手法。」
十多年前,方怡珍也算得上是台灣歌壇上的「靚女」歌星,亦曾一度出任台視綜藝節目的主持人,台視的老觀眾,對她一定都有些印象。方怡珍在港表示,她頭尾唱了六年,也拍過電影,可以說有過一段難忘的快樂時光。如今她已退出這個圈子六個年頭,有幸福的家庭,還有個活潑可愛的兒子,已經夠滿足的了,根本不可能會再有復出的意念。何況,在這個複雜的娛樂圈子裏,人人都為了角逐名利而勾心鬥角,她絕不會愚蠢到自找麻煩地再淌渾水了。
打仔陳觀泰,前些日子是影視兩頭忙,他演完了香港亞洲電視的一齣時裝劇集,又趕著返台拍張徹的「大刺殺」。據說,另外港台兩地還有三部新片在等著他。
陳觀泰脫離香港邵氏後,好像花樣也多了起來,大概在新年期間,他將與那艷麗性感的金燕玲合作,結伴飛赴星馬登台。到時候,他家的嬌妻方怡珍已經決定隨侍在側,高唱其「我在你左右」。
方怡珍在港開玩笑地說,她那個老友金燕玲也實在太漂亮迷人了,讓他家的阿泰單獨跟她去登台,實在有點兒危險,還是一塊兒去放心一點!有人懷疑,像陳觀泰這種渾身是勁兒的打仔明星,要學人家登台唱歌,真是廣東佬的那句口頭禪「有冇攪錯」?
這回方怡珍可得意了,她說:「家教森嚴嘛,阿泰的歌都是我一手調教出來的,再差也差不到那兒去啦!」

赴港拍片不管飯
柯俊雄怒而罷工

十一月底,柯俊雄又悄悄地飛去香港,繼績為香港電台拍他的電視處女劇集「香港歲月」去了。
想不到,這個小柯影帝來了香港沒幾天,又語不驚人誓不休地再度成為新聞人物──小柯公然宣佈,這麼大一家香港電台,拍起戲來居然不管飯,大爺不幹了!
原來這家香港政府直轄的電台,規模雖大,但拍起電視劇來,卻從來不管演職員的接送、茶水和膳食,一切都是貴客自理,連個飯盒都免談。於是小柯一生氣,拍完了第三天的外景,竟然就公開拒接通告,實行罷工,以示抗議。
小柯曾於上月中首度來港拍攝「香港歲月」三個工作天,當時也許是初次為香港電台效勞,對他的飲食招待得非常周到。該台的監製還親自帶了水果去拍戲現場慰勞,小柯還猛讚香港電台的福利不錯。
這次再度來港工作,頭兩天還有導演什麼的請客,但二十七日小柯和女星姚煒在一艘大郵船上拍對手戲,中間只休息了一個小時,不但沒有便當供應,更不發飯錢,小柯這才恍然大悟。
柯俊雄說,他拍了二十年戲,就從來沒有碰到這麼小器的「老闆」,所以他臨時決定罷工,也希望藉此而能為香港的同業們爭取一些福利。小柯表示,為香港電台演電視劇,香港政府每天只給港幣三百大元的酬勞,合台幣還不到一千六,全劇十二集,總共也不過賺他們港幣三千六,但他單是一趟台港來回機票,就得花上港幣兩千八,此外還得自己吃飯住旅館,真是賠本生意。
柯俊雄一聲罷工,「香港歲月」整組戲當然就停頓下來,迄至本文發稿時還在「休息」,不過相信香港電台對這位遠道過海而來的小柯,必然有所交代。
小柯宣告罷工的當天,香港電台電視部的負責人還幽默地說,他們不供給膳食、茶水和交通的辦法,只是不想浪費香港納稅人的金錢而已。此外,小柯是個最好的明星演員,他把「香港歲月」裏的「上海佬」真是演絕了。至於他這次罕見的罷工行動,相信只是他別出心裁的「宣傳」手法而已。

余安安拋開婚姻
全心投入工作中

對「天蠶變」裏的那個余安安說來,她與周潤發的婚變已告一段落,她將集中精神準備投入工作。
余安安表示,十二月中旬,她將離開香港這個傷心地,來台登台七天。春節期間,她會去曼谷演唱五天。她目前已是自由演員,如果碰到合適的劇本,她也會接電視劇集。分居離婚這些不如意的事,似乎還沒有在余安安漂亮的臉龐上,留下少許痕跡。但看起來她已清瘦了一些,她自稱體重已減少了四公斤,多少予人有點兒佳人獨憔悴的感覺。為了準備返國登台,余安安前一陣子都躲在家裏勤練歌舞,至於前不久徐少強有意請她回台北拍片之事,因為酬勞沒有談攏,已經成為過去。
至於過去香港曾一度傳說,余安安也將加入無線電視,她表示那只是口頭上答應過而已。
不過余安安認為,倘若無線電視現在仍然有意請她,她也不會覺得尷尬。因為她和發仔之間的感情等於死去。一切都已麻木,日後見面,即使同台工作,也必然視同陌路。余安安強調說,她跟周潤發之間業已完全成為過去,已沒再做朋友的必要,否則又何必分居離婚。
此次婚變,余自認是精神上的最大打擊,回想周潤發為陳玉蓮自殺等等舊事,總會有點人生如戲,被人利用的感覺。





余安安封發仔一直自認為婚變的「罪人」之事,最為反感,她認為這只不過是周潤發為了爭取同情與保護他自己的一種手段而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